1.“把学生主动性点燃”需要系统性的规划

如何提升学生自主学习的积极性,这是教育当前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

北京中学在疫情期间针对“把学生主动性点燃”这个艰巨任务进行了系统性的规划。

副校长刘乃忠带领两名年轻教师设计出了深受学生欢迎的类似游戏通关的积分规则。和以往使用分数给学生排名不同,北京中学设计的积分规则更重视激发学生的积极性。

王春英老师说:“积分有两大类,课程性积分和获得性积分。课程性积分记录的是学生课堂学习差异。比如,一节短视频课,完整看下来得5分,快进的得2分;一次小测全对的得5分,有错误的则递减。获得性积分则记录的是学生的学习态度。比如,积极参与在线互动答疑,积极参与同学互评点赞都可以获得积分。”

从规则的制定可以看出,获取积分不仅在于考试成绩,更在于学生参与课程的行为。

王良老师说:“对于后进学生来说,在学习表现上会比成绩好的同学积分低,但系统提供了大量的得分机会,只要去做就可以获得积分,即学习好和好好学都能得高分。”

如果因为学习成绩落后而丧失学习的热情,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每一次学习行为都应该被鼓励,学习成绩考核结果,学习过程也不该被忽略。

2.全面使用 UMU作为学生学习和家校沟通的平台

北京中学一直在探索新型育人模式,这样的积分规则是探索路上的一个缩影。

从2018年开始,北京中学就在寻找与学校教育理念一致的线上学习平台。

在一次教育活动上,校方了解到创新型、互动式的学习平台 UMU 。
北京中学1

校长夏青峰带领校方深入研究后决定与 UMU 合作,用于北京中学的内部会议、教师培训到家长会、教学教研、学生学习。

直到新冠疫情爆发,北京中学开始全面使用 UMU 作为学生学习和家校沟通的平台。

北京中学2

大年初二,教育部和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停课不停学”的工作通知。北京中学和全国学校一样结束假期,进入云课堂的准备阶段,制定线上教学方案,一定要确保学生在开学后正常参与学习。

时间紧,但北京中学依然没有“萝卜快了不洗泥”。

“线上教学一定不是简单把传统的教室搬到网上。”北京中学党总支书记任炜东说,“学校整体必须构建起一个线上的完整教学生态。”

应急阶段,校方希望将线下课堂场景在线上进行完整构建,UMU 互动学习平台可以按照学校排课表的方式,从学生早上入校,白天上课,晚上自习的整体规划进行还原。

3.三次培训赋能教师线上教学能力

使用线上学习平台,除了教学方案的敲定,还有技术使用的赋能。

一般情况下,大多数教师的主要教学阵地都是教室,对着学生直接讲课,突然开始全面转向线上,很多软硬件条件都需要提升。

为了先帮助学校教师具备使用线上教学平台的能力,UMU 协助校方举办了三次大型的培训。

北京中学3

三次培训上,校长夏青峰对全校教师进行了线上教学紧急动员,要求全体教职工积极应对,认真开展网络教学。UMU 为教师对平台的操作方法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培训,校方也对教师可能用到的硬件设备进行了讲解推荐。

北京中学的王志老师使用 UMU 制作了一堂展示课,从教师的角度讲解如何使用 UMU 进行签到、授课和小测试。

学校还为年纪偏大的教师招募了30位志愿者,由这些志愿者专门为老教师进行培训。这三次培训为疫情期间线上教学的有序开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4.学科研修班、项目制学习小组 引导学生建立自主管理能力

北京中学是一所非常重视学生个性化成长的学校。每个学生的学情不同,学习能力也有区别。

以往的线下课堂,教师以统一的进度为所有学生输出课程内容,如果学生有一个关键知识点没理解,后面的课程就很难跟上。

相比一般的线上直播教学,将线下课堂直接复制在线上,北京中学认为“以学生为主的互动式教学”能够提供更多可能。

UMU 互动学习平台支持教师将课堂上最精华的内容提供给学生,学生按照自己的学习节奏自主学习。

北京中学4

在这种教学方式的支持下,北京中学为学生开设了多样的学科研修班,这些教学内容由特级教师提供,学生可以不受时间和地点限制的情况下,自由选择。

北京中学5
有的选择英语研修班、有的选择数学研修班,在获取最优质最感兴趣学习内容的同时,学生也可以通过 UMU 相互讨论,查看其他人提交的作品相互学习。UMU 的点赞、评论、批改、提问能够帮助学生和学生、学生和老师之间的紧密、高质量的互动。

学科研修班只是北京中学众多特色项目中的一项。北京中学还针对初中所有年级实行了项目制的教学与学习,将班级学生以6人小组组织起来。

为了使每组学生素质相当,小组成员以学习成绩排名 S 形组合,并由学习成绩较落后的学生担任组长。

项目小组开展线上协作学习共同完成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

同时,在 UMU 积分系统的支持下,小组间会通过积分进行排名,每周校方会公布一次。这个排名是以小组总分为准,不进行个人排名。积分获取与前文提到的相同,有课程性积分和获得性积分两种。

在这样的规则下,组内保持着良好的团队协作氛围,无论学生学情如何,都以极大的积极性参与到了小组的自主学习中来。

学习成绩落后的学生,学习态度有了质的变化,学习成绩也取得了极大进步。

北京中学6

北京中学在信任和尊重学生的基础上,建立了良好的引导机制,帮助学生建立自主管理能力。

5.“用数据把学生的学习潜能激发出来”

学生在 UMU 所有的学习行为都可以被记录留存,转化为数据。

教师可以通过数据看到每一位学生的学习状态,学生的学习时长、发言质量、提问讨论、测验成绩、作业成果。

北京中学7

这都为教师对学生进行个性化辅导提供了依据。

刘乃忠说,“传统学校管理是控制机制,用校园管理课堂纪律逼着学生学,在线学习高度依赖学生的自主内驱力,我们的探索就是用数据把学生的学习状态科学表示出来,再用数据把学生的学习潜能激发出来。”

在线学习需要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在线学习也促进了学生的自我管理能力。

教育可以依靠学校纪律和教师监督推着学生学习,疫情期间这股外力被拿掉,学生的真实状态才暴露出来。

“一切学习本质都是自学”,任炜东书记说。但“自律”不是一句依靠意志力的口号。

意志力当然重要,但教育需要帮助学生科学建立自我管理能力,北京中学使用 UMU 互动学习平台进行的线上教学实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方向。

上一篇:从行为转变到绩效,UMU助力诺华新医药代表成“未来战士”
下一篇:UMU 如何使用 UMU 办年会